Maybank Kim Eng的Ade Olopade 艾德歐羅帕迪 (Chinese version)

Ade Olopade

Ade Olopade

Maybank Kim EngAde Olopade 艾德歐羅帕迪

分析轉型中的大宗經紀業務

 

國際大宗經紀行業在過去的十年中發生了重大變化。對沖基金會所(Hedge Funds Club)的Stefan Nilsson最近與Maybank Kim Eng的大宗經紀服務區域主管Ade Olopade就此談話。

 

告訴我們關於Maybank Kim Eng的大宗經紀服務

Maybank Kim Eng為新興的對沖基金經理,中小型對沖基金,家族辦公室和管理帳戶平台提供多市場,多資產的主要服務平台。作為一個精品經紀商,Maybank Kim Eng提供了超過40個可交易市場的渠道來交易傳統股票(最近的市場是新加坡和最遠的市場是墨西哥),交易所交易的衍生品以及合成股票和期權。我們的產品服務保證新興經理通過我們的信用中間人策略繼續獲得交易額度和融資。此外,作為可能是東南亞唯一的屬於銀行的大宗經紀服務平台,我們向對沖基金客戶對現金管理解決方案的要求提供支持。從交易解決方案的角度來看,我們的交易基礎設施保證了我們對各種交易平台的兼容性,因為我們提供多個選項可確保市場連接(如FIX、API和智能集線器連接)。從服務支持的角度,我們在新加坡和倫敦經營兩個經驗豐富的大宗經紀服務團隊。

 

你如何不同於投行大宗經紀商

我想一個關鍵的區別在於我們Maybank是以人為本的金融服務公司。這意味著我們理解客戶的起步階段,讓我們的金融服務渠道通過與人接觸達成。由於“巴塞爾公約”III對資產負債表的分配和使用的影響,相關度量比如風險加權資產,槓桿率,歸屬股東權益,成為了投行關閉中小型賬戶的主題詞。 Maybank KimEng的精品經紀解決方案建立在集合概念。確保聚集小中型賬戶的交易規模,增強議價能力,中小型賬戶可避免與投行直接開戶產生的高昂的用以維持使用投行資產負債表的最低收入標準。

 

為亞洲的小型和新型對沖基金提供服務可行嗎

與美國或歐洲相比,亞洲對沖基金的管理資產相對較小。相比之下,即使是規模較小的對沖基金橫向對比,亞洲也比美國或歐洲的規模小。亞洲有大量小型基金需要大宗經紀服務,但投資銀行要求更高資本意味著這些基金被忽視了。我們的聚合模型提供了規模經濟,讓我們為中小型基金提供服務並保證市場競爭力。雖然我們也有一些更成熟的資產管理客戶,大多數客戶管理的平均資產少於1億美元。儘管如此,我們也樂意為賬戶資產介於500萬美元至1000萬美元的客戶服務。

 

您在東南亞是一個成熟知名的經紀商。在亞洲其他地區的業務目標是什麼,比如香港和東京?

Maybank Kim Eng作為東盟經紀商在機構和零售方面都有強大的網絡。這意味著我們擁有一個潛在客戶都很熟悉的品牌,並且這是我們可以繼續打造的品牌。從交易對手風險的角度,我們大宗經紀服務作為馬來亞銀行集團成員,使客戶對於我們更有信心。我們大宗經紀業務在2014年底開始,有人會說,我們是進入這個行業相對較新的公司。不管怎樣,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的大宗經紀業務的增長呈現出我們的野心。我們的目標是積極擴大我們在對沖基金行業的業務。對沖基金行業作為一個整體,是一個依賴關係的行業。基金和他們的服務提供商的個人之間的溝通非常重要。溝通既讓我們了解客戶的需求和也讓我們向客戶展示我們的能力,並告知新的前景。除了與基金經理直接打交道,我們與其他行業參與者保持友好關係,這有助於促進更多的介紹。至於我們在亞洲其他地方的商業目標,香港在亞洲擁有最多對沖基金,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日本是另一個我們關注的市場,但由於其複雜性和文化的細微差別,你需要一個更適合的策略。為了得到更好的感知日本的契機,我們採取的一種方法是利用有針對性的對沖基金為中心的活動,而不是傳統的企業客戶的會議。傳統企業會議有這種內在的渴望吸引更廣大的受眾,因此失去了自下而上的角度,而這種角度對沖基金的專業人士非常重要。像對沖基金會所(Hedge Funds Club)這樣的活動為對沖基金專業人士會面,分享想法提供平台,是非常理想的,更為直接和有效的方法。

 

你的大宗經紀團隊在亞洲的佈局?

我們的團隊以新加坡為首,這使我們有一個具有成本效益的平台,服務於我們在東盟的核心區域市場以及北亞。儘管如此,我們也在香港設有辦事處,這樣我們可以與當地的對沖基金積極溝通。因為這兩個市場佔亞洲對沖基金的很大一部分,在這兩個地點的佈局使我們處於強勢地位。

 

你如何看待亞洲對沖基金行業的未來?

增加的成本和費用壓力驅動很多變化,不只是在對沖基金行業,也在一般的主動型投資管理行業。資金湧入低費用結構的被動策略迫使主動投資管理者重新思考自己的商業模式。在對沖基金領域,管理者一直在尋找新的和更靈活的成本結構,特別是對於那些吸引資金會很受挑戰的小型經理。做生意的成本增加更大的壓力,特別是在監管和合規方面。這對於中小基金經理來說感受更為明顯,其中許多已作出回應,通過共享資源,如捆綁自己到基金經理的平台,利用共享受益降低合規、運營、支持等成本。結構性解決方案如主動管理證書為基金經理放棄建立一個完整的基金管理機構的成本提供可能。我們預計以下這些趨勢將持續,經理降低固定成本,提供更好的條件來吸引資金,特別是在起步階段。從市場的角度來看,中國是一個特別有意思的區域,因為它顯示了當地投資管理行業的發展和投資者的資金來源都有巨大的潛力。在中國對沖基金業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但從中國政府最近的信號表明,他們有意向使用更明確的監管框架來幫助發展。

 

你在2013加入Maybank Kim Eng之前是做什麼的?

在Maybank Kim Eng之前,我在新加坡MF Global, Cantor Fitzgerald,Kim Eng Securities工作過。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為零售和機構客戶提供差價合約產品。在從事金融服務之前,我曾在倫敦Marubeni的可再生能源部門做項目融資。

 

假如你沒有做金融,你會做什麼?

有趣的是,如果我不做金融工作,我將在非洲開展廉價航空公司的業務–諷刺的是我並不是一個狂熱的旅行者。從非洲的角度,旅行連通性不足和低效的國有航空公司的高成本一直是旅遊業增長的一個主要障礙因素。我相信在非洲的航空業應該私有化。以亞洲航空為例,它大大開闢了東盟航空旅遊市場。

(四月2017)